首頁 | 生態遼寧 | 人文遼寧 | 圖說風情 | 遼寧省情 | 歷史紀事 | 遼海名家 | 遼寧名勝 | 圖說歷史 | 遼寧十四市簡介 
當前位置: 首  頁>>魅力遼海>>遼海名家>>正文
遼寧音樂人:創作出新時代的“咱們工人有力量”
2018-12-20 10:01 作者:高爽 來源:《遼寧日報》 

對話三位遼寧音樂人

創作出新時代的“咱們工人有力量”

?遼寧音樂發展的主要成就體現在音樂創作上

?帶有工業文化印跡的歌曲是遼寧歌曲創作的重要特色

?緊扣時代脈搏、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始終是創作者應有的大情懷

http://epaper.lnd.com.cn/lnrbepaper/pc/pic/201812/20/d7e5f5a8-be12-47ab-a5df-ad43c85b43ff.jpg

詞作家鄔大為在丹東鳳城大梨樹村即興創作中。

1128日下午,遼寧省音樂家協會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汪敏在沈陽音樂學院圖書館為在校大學生做了一場講座,主題為《遼寧歌曲創作中蘊含的工業精神》。

講座是汪敏精心準備的,她試圖梳理出一條遼寧歌曲創作的時代脈絡,讓這些未來的遼寧音樂人從中汲取營養。但講座的效果讓她有點兒小失望:聽到現場播放的紅色經典老歌,學生們的反響并不熱烈。

沈陽音樂學院教授、作曲家高虹在講課中也遇到了差不多的問題:對那些蘊含時代精神的經典作品,學生們興趣不大,偶爾放一小段歌手選秀節目,他們就來神兒了。

由此引出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將近70年,遼寧音樂發展的主要成就體現在歌曲創作上,經歲月沉淀成為經典的那些反映時代主旋律的歌曲,正是一代又一代遼寧音樂工作者融入火熱生活、與時代同行、與人民同行的成果。在省文聯工作30多年,給我的經驗就是,音樂工作者對時代關注得少、對現實思考得少,創作就會缺少一些感性上的熱情和理性的深刻。如果我們失去了這種關注力和思考力,優秀歌曲將如何產生?汪敏說。

由此,記者邀請汪敏、高虹和作曲家馬登第做了一次對談,話題就是探討主旋律歌曲的創作與傳播。

http://epaper.lnd.com.cn/lnrbepaper/pc/pic/201812/20/6f70c57d-c517-472e-8fcf-ea9a8431671b.jpg

省音協組織詞曲作家到興城鄉鎮企業參觀學習。

音樂作為觀念形態一直跟隨時代變遷

咱們工人有力量,嘿!咱們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嘿!每天每日工作忙,蓋成了高樓大廈,修起了鐵路煤礦,改造得世界變呀么變了樣!”1948年,從延安魯藝來到東北的音樂家馬可在沈陽皇姑屯機車車輛廠完成了歌曲《咱們工人有力量》的創作,這首彰顯東北大工業特質的工人歌曲從此唱遍全中國。

革命人永遠是年輕,他好比大松樹冬夏常青,他不怕風吹雨打,他不怕天寒地凍,他不搖,也不動,永遠挺立在山嶺。”1950年,歌劇《星星之火》首演,作曲家李劫夫創作的主題曲《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在此后的幾十年里調動起一代又一代建設者的沖天豪情。

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斗志昂揚,共產黨領導革命隊伍,披荊斬棘奔向前方。向前進!向前進!革命氣勢不可阻擋,向前進!向前進!朝著勝利的方向。作曲家李劫夫發表于1963年的這首《我們走在大路上》,正值我國剛剛告別艱辛、苦痛的三年困難時期,發出了發奮圖強、自力更生建設國家的時代最強音。

幾十年間,由遼寧音樂人創作出的紅色經典歌曲,一直唱到了今天。遼寧歌曲創作的思想之源,是從上世紀30年代左翼音樂運動中蘊含的抗戰革命精神,到延安魯藝時期的音樂作品中逐漸蘊含并發展成長為魯藝精神。這個精神實質就是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為文藝工作者做出的指向性創作道路,使創作者有了創作的思想原則——為人民謳歌,為人民放歌。遼寧歌曲創作在繼承這些精神的基礎上,又體現出新的時代特征和地域特點,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的第一個工業基地,帶有工業文化印跡是遼寧歌曲創作的重要特色。這些歌曲中的激情與豪情和之前的作品是一脈相承的,但少了戰爭背景下的沉重與悲憤,多了當家做主人的喜悅,多了建設者的朝氣、堅定與豪邁。汪敏說。

改革開放后,遼寧歌曲創作又有了新的變化。戴著前進帽、拿著大鐵鍬往高爐里送煤的火熱生產場面不見了,越來越有科技含量的現代化工廠車間也讓工業題材的歌曲創作從藝術處理上更加注重細膩的情感表達,更重情、更婉轉。比如歌頌航空英模羅陽的歌曲《等你回來》,就是從他妻子的角度寫的,這是你人生最遠的一次出差,你走得太遠,也走得太快……’感情深摯動人。但這些歌曲中,傳達出的情感同樣是堅定的,國家利益至上、無私奉獻、頑強拼搏、知難而進,這既是一種革命精神的傳承,又高度契合了新時代遼寧精神。汪敏說。音樂創作作為觀念形態,一直跟隨時代變遷。創作出緊扣時代的主旋律作品是音樂工作者的時代使命與擔當。

他們的世界離我們一點兒也不遠

江河水奔流不息,濤聲傳頌好書記。百姓安危掛心頭,理想信念永牢記。”2015年,遼寧省委組織部制作了大型電視紀錄片《人民的好干部張鳴岐》,我省著名詞作家胡宏偉和作曲家高虹創作了主題曲《好書記》。

啊,你不是一個傳奇,梨花深處走來了你,水流著畫卷,果搖著甜蜜,常聽常新是你的故事在延續。”2016年,遼寧省委組織部、宣傳部和丹東市委聯合制作大型電視紀錄片《全國優秀共產黨員毛豐美》,胡宏偉和高虹再度合作創作主題曲《你的故事》。

廠區里那熟悉的小路,疊滿了你的腳步。車間里那呼嘯的熔爐,灑滿了你的汗珠。除了工作,別的都很滿足,你多年住著貼滿獎狀的小屋,哦,師傅,我的師傅。同樣由胡宏偉、高虹合作完成的《哦,我的師傅》,贊頌的則是曾為遼寧老工業基地建設作出貢獻的老工人群體。

這些年來,高虹創作的歌曲中,有大量贊頌時代楷模和優秀遼寧人的作品。

張鳴岐、毛豐美,一位市委書記、一位村黨支部書記,他們的生活離我們這些居住在城市里的普通人似乎有點兒遠,能夠在歌曲中準確表達出他們的精神氣質嗎?記者說。

他們的世界離我們一點兒也不遠。對于記者的疑問,高虹說,為毛豐美寫歌是在他去世之后,可在2009年省音協就組織我們去了大梨樹村參觀。當時,我一直跟在毛豐美身邊,親耳聽他講自己的故事,他給我留下的感動太多了。

這些年里,省音協每年都要組織省內的音樂工作者下基層采風,再加上創作者關注現實、觀察生活的自覺與深入,才讓他們有了厚實的思想積累和創作底氣。在報紙上讀到黨的十九大報告時,新時代三個字讓我聯想到了很多生動具體的畫面,一下子就哼出了一段旋律。沒有人給我布置任務,我就想為新時代寫一首歌。作曲家馬登第說,我們就生活在這個大時代中,我們始終關注著現實,不論是英模還是普通老百姓,他們的樣子就在我們的腦子里。

我手寫我心,真誠是創作者最重要的態度。正因為這些人物離我們很近,帶著情感去創作,作品就會寫得感人。很多人把創作主旋律作品當成一個活兒,那肯定做不好,只有技巧沒有真情是不行的。馬登第說,比如我剛剛完成的這首反映扶貧工作的歌曲《走親戚》:云雀雀的那個飛喲,風婆婆的那個追,山外人進山走親戚,熱熱鬧鬧看呆了日和月喲,親親熱熱暖透了咱的心。走親戚那個走親戚,大山外面也有咱的娘家親……’沒提扶貧倆字,沒有一句套話,聽著就感動。回到年輕學子們對主旋律音樂作品創作不感興趣的話題,高虹說,同學們都希望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但因為他們對廣闊的現實生活沒有深入的了解和宏觀的把握,所以他們表達的只是自己的身邊事、自己的小情緒,沒有更大的家國情懷。

說到底,深入基層,與時代同呼吸、共命運,仍舊是優秀的音樂作品成功的密碼。相比起這些小情緒,多年以后,被歲月沉淀在音樂史當中的,一定是那些表達時代大情懷的作品。

http://epaper.lnd.com.cn/lnrbepaper/pc/pic/201812/20/cd0d2f64-7ecd-4568-bba6-71e4b874aa5b.jpg

省音協組織詞曲作家在金普新區采風(左一:作曲家潘兆和,右三:作曲家馬登第)

很想讓廣場上的業余合唱團唱我的新歌

我們士兵走在高高的山崗,槍刺上挑著一輪夕陽,來不及抖落兩肩的硝煙,用彈殼又將家鄉小調吹響。這首由胡宏偉作詞、馬登第作曲的《士兵走在高高的山崗》,創作于上世紀90年代。

作為軍旅作曲家,73歲的馬登第一生為戰士創作了大量歌曲。以前的軍旅歌曲,都是激昂的進行曲,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可時代發展了,也得有新的變化。上世紀90年代我下部隊,聽到戰士們排隊回營,唱的是啊,毛毛雨……’,隊形都亂了,可戰士們喜歡這樣的抒情小調。當時我就想,我們要為今天的戰士寫歌,貼近他們現在的所思所想,進行曲也可以很優美、很抒情,比如這首《士兵走在高高的山崗》,到現在戰士們還在唱。

記者在采訪中,聽作曲家們哼唱歌曲,每一首都優美動聽,可為什么它們不能像《咱們工人有力量》那些歌曲一樣被眾口傳唱呢?

這可能就涉及了主旋律歌曲的推廣與普及。汪敏說,以前一首優秀歌曲出來后,報紙、廣播會大力推廣,反復熏陶?,F在這些渠道都沒有了,而互聯網平臺上,主旋律歌曲的推廣力度也遠遠趕不上流行音樂。熱門音樂網站打榜的大多是音樂公司的自發行為,這是需要引起我們重視的一個問題,文化主管部門應該進入這個陣地,讓優秀的主旋律作品有更多的機會被聽到。

歌曲創作是一個復雜的過程,高虹說:歌曲沒立起來就是一張紙,作曲家寫出來的曲譜需要有人唱,做成音視頻產品更需要多個工種來共同完成。不僅需要財力,更需要每一個環節的參與者帶著責任和情懷來做這件事。

歌曲推廣同時也是社會音樂生活的一部分,在各種群眾文化活動中推廣優秀的主旋律作品,也應該有人來做。現在很多基層群眾文化館都成立了業余合唱團,有的水平還很高,在公園里和廣場上也能看到很多群眾自發組織的合唱團,很活躍。但他們演唱的大多是幾十年前的老歌,是他們不想唱新歌嗎?我想不是。我們這些年創作了很多優秀的作品,可他們不知道。有時候我真想印一些曲譜送給他們,讓他們唱我的新歌。馬登第說。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說,如果心頭只能歌頌著自己的悲痛和歡笑,那么世界并不需要你,不如把你的琴一起摔掉。作為創作者,作為歌唱者,當謹記。

(照片由汪敏提供)

(編輯:李飏  孫莉)

 

關閉窗口
         遼寧位于我國東北地區南部,南臨黃海、渤海,東與朝鮮一江之隔,與日本、韓國隔海相望,是東北地區唯一的既沿海又...【詳細】
         遼寧簡稱遼,取遼河流域永遠安寧之意而得其名。據史書《禹貢》記載,遼寧建制于奴隸社會,夏商為幽州、營州之地,...【詳細】

 簡介 | 聯系我們 | 法律顧問 | 通訊員 

秒速时时彩